齐国说客陈轸曾劝退楚国大军 或编造画蛇添足

 
当初昭阳如果偏要“画蛇添足”,攻打齐国,或许就是锦上添花了。如果昭阳知道蛇的原始物种本来是有脚的,并以此相告,那陈轸还会诡辩些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据说蛇是由古代蜥蜴“变形”产生的新物种,不知是进化,还是退化,反正蛇也是有腿和脚的,只是生活环境的改变,使其逐步丧失了肢体。一直到现在,某些较为原始的蛇类,如蟒蛇,还残留着一双爪子。雄蟒蛇在谈情说爱时,能适时利用这对爪子,牢牢地抓住雌蛇。可见,画蛇添足也是有一定的动物学和“遗传学”根据的。可惜,古人可不管“科学道理”。在刘向编著的《战国策》,提到了这样一个故事。楚怀王(前328年-前299年在位)时期,楚国大将昭阳率军攻打魏国,战果辉煌,占领魏国襄陵(今河南睢县)一带八座城池,威震诸侯各国。把魏国打趴下之后,昭阳调转马头,率军东征,意欲收拾齐国。楚军此时正气势如虹,列国都为齐国捏了一把冷汗,齐国更是心跳加速。正当此时,却出现了一个名为陈轸的人,他作为齐国的说客,跑到昭阳面前,轻轻松松就让楚军退兵了。陈轸何许人也,当年秦国丞相张仪,行走列国搞阴谋,煽风点火,强词夺理,是以嘴杀人的老祖宗,而陈轸则是很少能与他媲美的诡辩奇才之一。陈轸问昭阳,按照楚制,军功最大者,能得到怎样的职位。昭阳说最多也就是最高军事统帅——上柱国。陈轸接着说,还有比上柱国更大的职位吗?昭阳说那就只有丞相一职了。陈轸便说,楚国已经有丞相了,不可能为将军再设一个丞相。见昭阳渐入迷魂阵,陈轸便再接再厉,举了楚国门客画蛇添足的例子,再加以论证,说昭阳的战功已然无以复加,楚王能够奖赏他的,也只有上柱国这个职位了。如果不懂得适可而止,见好就收,反而会遭杀身之祸,这就与画蛇添足之人喝不到酒一样了。昭阳听了这番言论,居然退兵不打齐国了。画蛇添足的故事是陈轸说出来的,他还特意强调了故事发生的地点——楚国,而昭阳正是楚国贵族。这个绝佳案例,很有可能是诡辩家陈轸编造出来的,因为,即便楚国真有这么个因画蛇添足而吃亏的门客,也跟昭阳是否攻打齐国没有任何逻辑关系。昭阳为自己和楚国多谋一点“福利”,难道就一定要做到“适可而止”吗?即便如陈轸所言,昭阳战功再大,也做不了丞相,难道就要因此而放弃唾手可得的一块天鹅肉吗?更何况,昭阳最终还真做了楚国的丞相。陈轸的确是一个会举例、说段子的高手。后来,他为楚国所用,而楚国的丞相正是昭阳,他俩居然做了同事。不久,陈轸又应聘到秦国。当时,张仪在秦国如日中天,一山不容二虎,他便对秦王说,陈轸经常将秦国的机密告诉老东家楚国,必须杀之。秦王便试探着问陈轸若离开秦国,是不是要回楚国。陈轸很谈定地说是,接着又举例说明。他说,某位楚国人有两个妻子,有一个好色之徒前去勾引她们,结果其中一个严词拒绝了,而另一个则欣然接受。等她们的丈夫死去之后,好色之徒反而说,要娶就娶那个当年拒绝过他的,而非有意于他的女人。因为,现在的立场不同了,当初拒绝过他的女人,才可以放心养在家里做妻子。陈轸接着说,同样的道理,如果他自己现在把秦国的机密告诉楚国,楚国就会换位思考,既然他能人在秦国,却为楚国卖命,那么当初就能人在楚国,却为秦国办事。楚王和楚相都不是吃素的,他们会再次接纳我老陈吗?我陈轸之所以说离开秦国后,就会去楚国,仅仅只因为我是一个正人君子,到哪儿都会受到欢迎。秦王如昭阳一样,彻底被说服,而张仪的谗言彻底破产。楚国两女人的例子即便是杜撰的,也还算跟陈轸本人的“操守”有着逻辑关系,至少比画蛇添足的例子更有说服力。当初昭阳如果偏要“画蛇添足”,攻打齐国,或许就是锦上添花了。如果昭阳知道蛇的原始物种本来是有脚的,并以此相告,那陈轸还会诡辩些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●梁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