伟德国际官网bv1946: 新春贺词也有模板? 清朝有

端方张建斌新春佳节,免不了要向亲朋、同事发短信或微信问候,如何才能用词独到,与众不同,读一读古人的新年贺词,或许可以帮您打开思路,显得有文化些。本文为您介绍了一百多年前,刚刚担任湖北巡抚(相当于湖北省省长)的端方,为朋友写的贺年信模板,相信读者会从中学到几个拜年的文词。先介绍一下端方这个人,托忒克•端方(1861—1911),字午桥,满洲正白旗人,与那桐、荣庆被誉为晚清“旗人三才子”。他幼年过继给叔父内务府大臣桂清,以荫生中举。百日维新期间,军机大臣翁同龢保荐他到农工商总局,参与变法,仕途由此渐起。戊戌政变,六君子喋血菜市口,翁同龢遭罢黜。端方上《劝善歌》,歌颂朝政,不降反升,擢陕西按察使。庚辛之际,义和团教民起事,八国联军侵华,两宫西狩,端方在陕西勤王有功,得到慈禧太后垂爱,署理陕西巡抚,从此平步青云,擢升湖北巡抚,历任湖广、两江、直隶总督。晚清推行新政,端方在地方兴学堂、建铁路、练新军,开风气之先。本文选的这两篇新年贺信,就是写于八国联军侵华,端方护驾有功,升任湖北巡抚的第一个新年。作为一方督抚大员,结交的官员众多,特别是新任的巡抚,上任的第一年要向熟悉或者有联络的各地方藩司、臬司、道台等官写上新春贺信。每人一篇,花费的时间太多,端方想了一个便捷的办法,为每一类官员起草一篇模板,相当于今天开会时候用的新闻通稿,这样就减轻了不少负担,今日看来或许可笑,事实就是这样。首先介绍一篇端方写给各省道台的贺信,题名就叫:《贺各道年通稿》。贺各道年通稿匆匆驹隙,感腊信之易催,卓卓骏猷,与春祺而拜懋。恭维()()仁兄大人,荣膺豸绣,瑞肇龙躔。职重监司,廉正秉六条之望,权尊观察,勋名冠百尔之班。秩晋柏台,风清日永,香凝梅阁,否去泰来。弟忝领楚疆,毫无榖状,抚驹光之易逝,葭溯兴思,缅鸿运之初开。椒花献颂,素修寸启,恭贺年褀,拜请升安,诸维朗照百益。愚弟顿首。读后是不是文化气息扑面而来,这要是作为新年祝贺的微博、微信、短信是不是很有范儿?不过,各位,是不是没读懂?下面粗略注释一下。“匆匆驹隙,感腊信之易催,卓卓骏猷,与春祺而拜懋。”两句不难理解,指的是时间过得很快,信都风干折断了,卓越的治国理念,像春风送福一样令人赞美。“恭维()()仁兄大人”句中的括号是用来填写收信道台的字号,另外“仁兄”也可因彼此辈分、熟悉程度不同改为“世兄”、“侄弟”等等,这是称谓,绝对不能错了,否则会闹笑话。“荣膺豸绣,瑞肇龙躔”,这就显得文雅了,也是古代文人写信旁征博引,爱用典故的表现,“豸绣”指古时监察官所穿的绣有獬豸图案的官服,因道员具有监察的职能,所以指代道员官职。“龙躔”是帝皇颁发的历法,也指道员掌握施行国家法条、条例的意思。“职重监司,廉正秉六条之望,权尊观察,勋名冠百尔之班。”“监司”与“观察”都是古人对监察地方官的称呼。“六条”来源于汉代,颜师古为《汉书•百官公卿表》作注,认为六条指的是:“一条,强宗豪右,田宅逾制,以强凌弱,以众暴寡。二条,二千石不奉诏书,遵承典制,倍公向私,旁诏守利,侵渔百姓,聚敛为奸。三条,二千石不恤疑案,风厉杀人,怒则任刑,喜则淫赏,烦扰刻薄,剥截黎元,为百姓所疾,山崩石裂,妖祥讹言。四条,二千石选署不平,苟阿所爱,蔽贤宠顽。五条,二千石子弟恃怙荣势,请托所监。六条,二千石违公下比,阿附豪强。通行货赂,割损正今。”这里引用汉代的刺史们省察治状,断治冤狱,以六条问事,比喻各位道台以此为准,做到清正廉洁。“勋名冠百尔之班”是客套话,古代虽然有尊重御史的传统,可将其列在百官之首,就言过其实了,特别是到了清末,言官的地位非常低,弹劾的功能已经大大减弱了。“秩晋柏台,风清日永,香凝梅阁,否去泰来。”其中“柏台”是代称,也出自《汉书》,汉御史府中列植柏树,经常有成百上千的野鸟栖息于上。后世以“柏台”称御史台,这里代指监察官的办公地点,也称为“宪台”或“乌台”。“风清日永,香凝梅阁,否去泰来”是现代的日常用语,就不用解释了。“弟忝领楚疆,毫无榖状,抚驹光之易逝,葭溯兴思,缅鸿运之初开。”这一句与端方经历相关,当时他刚刚升任湖北巡抚半年,“楚疆”为湖北的代称,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筹措庚子赔款,晚清外债累积,生民涂炭,筹款谈何容易,所以说“毫无榖状”即是自谦,也是当时为官不易的心境写照。剩下几句,有些类似“忆往昔,峥嵘岁月,看明朝,红旗招展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意蕴,就是继往开来的意思。“椒花献颂,素修寸启,恭贺年褀,拜请升安,诸维朗照百益。”“椒花”有典故,出自《晋书•列女传》,说的是晋人刘臻的妻子陈氏,聪慧能写文章,在正月初一献《椒花颂》,后来成为典故,指新年祝词。这句翻译成白话文,大家再熟悉不过了:新年来临之际,仅以此短信,祝新年快乐,平安康健,万事如意。“愚弟”与前文“仁兄”呼应,也是自谦的称谓。“顿首”书信末尾的敬语。读了古人的拜年信才知文化根底浅薄,也特长知识吧。下面,就再为读者奉上另一封端方或其幕府草拟的给各省两司的贺信模板,题目是《贺年璧两司版通稿》,两司指的是藩司和臬司,即布政使和按察使,主管各省的民政和刑名。有兴趣的读者朋友,可以翻译一下,为己所用,新年做个文化人。贺年璧两司版通稿暌违风度,复见星回。荷藻语之纷披,献椒盘而颂祝。恭维()()仁兄大人,先甲宣猷,元辰集庆。碧憧云擁,护棠芾之浓阴,丹陛恩承,渥丝纶之锡宠。引詹柏薇省,曷罄棻铺。弟忝领畺符,惊心年矢。阳回大地,卜寰宇以澄清,岁纪更新,允编氓之乂辑。肃复敬贺春祺,祇请勋安,附辟谦版不具。愚弟顿首。新正十一日拟。端方的这两封通稿或许仅仅是个例,有些夸张,但是也反映出古代官员在春节之际,互道年禧时的困境,即使一些不熟悉的官员之间,也要在表面上维持一种礼节,这已经成为官员的一种负担,又谈何真情实感,以古鉴今,又何尝不是。人与人之间的交往,不能全看这些华丽词汇,靠的还是平日里的交际和为人,《礼记》有言,“所谓诚其意者,毋自其欺也”,岂不是与人交的最好注解。供图/张建斌